若搞投資“脫鉤”,美國受損更多(觀察家)

2019-10-09 04:10:13 環球時報 2019-10-09

梅新育

從美國企業被要求撤離中國,到傳美方考慮將中國概念股從美國證券交易所摘牌,并限制政府養老金投資中國市場,有關美國內部一些力量企圖強推中美金融投資“脫鉤”的報道和傳言不時出現。且不談這些措施付諸實施將怎樣損害美國的國際信譽,單就經濟利益而言,那樣做將使美國直接受損更多。回顧一戰期間美國從凈債務國躍居凈債權國的歷程,不難看到這一點。

“不論從哪一方面講,除了按日歷計算,20世紀都應是從1914年的8月1日開始”。美國經濟歷史學家約翰·S·戈登這句評價道出了美國國際經濟政治地位在一戰前后的巨變,國際投資地位又是其中最重要的變化之一。

從殖民地時代起,美國就一直依賴從歐洲輸入資本開展經濟建設,甚至嘉慶六年(1801年)至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間,經營廣州怡和行的“世界首富”伍秉鑒也在美國投資了鐵路、證券、保險等一批現代企業。19世紀晚期,美國已躍居世界第一大工業國,人均收入也超過“日不落帝國”英國,但直到一戰爆發的1914年,美國仍未改變其國際凈債務國地位,海外投資排名落后于多個歐洲國家,且其海外投資遠遠少于外國在美投資。如果沒有政治巨變,美國海外投資至少還需幾十年漸進發展才能超過外國在美投資,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導致美國提前多年躍居國際凈債權國。

1914年時,英國是蟬聯多年、遙遙領先的世界第一資本輸出國,海外投資總額約180億美元,占當時世界資本輸出總額的43%。法國、德國、比利時、瑞士、荷蘭等國緊隨其后。而美國海外投資35億美元,占全世界資本輸出總額的7%。外國在美投資為72億美元,兩相抵消,美國國際凈債務37億美元。

薩拉熱窩一聲槍響,將歐洲各國拖入大戰,戰費支出幾乎一夜之間就猛增至那時的天文數字。一戰爆發前幾年,英國年度國防預算平均為5000萬英鎊,一戰期間單日戰費開支很快猛漲到500萬英鎊。而且這些戰費支出,很大一部分用于在美國采購物資。為籌措戰費,歐洲國家不得不將在美國的投資大量變現。英國不僅對本國國民持有的美國證券開征股息稅,而且允許英國納稅人以美國證券的票面價值支付所得稅,英國財政部將這些證券轉存到英國政府指定的在美采購機構摩根銀行,摩根銀行再將這些證券賣出。經過這樣一番操作,到一戰結束時,根據美國商務部《1927年美國國際收支》報告統計估算數據,英國總共出售變現了在美投資的70%,法國也將約7億美元外國債券(主要是美國鐵路債券)出售給了美國投資者。到一戰結束后的1919年,美國國際投資地位徹底逆轉,從凈債務國躍居數一數二的凈債權國。這一年外國在美投資33億美元,美國海外投資70億美元,兩相抵消,美國國際凈債權37億美元。除此之外,美國聯邦政府還持有96億美元對英、法等歐洲戰勝國政府的貸款債權。美國對歐洲國家債權之高,以至于1929年—1933年大蕭條期間,美國債務政策竟成為決定危機走向的關鍵因素之一。

今天,假設在華直接投資的美企真的退出中國市場,并由此引發雙方投資“兌子”操作,則必將導致中美雙向直接投資地位逆轉,且美國從中受損更多。

之所以如此,首先是因為中國在中美雙向直接投資中是凈債務國,美國是凈債權國。相關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美對華投資實際投入851.9億美元。目前尚無2018年末中國對美直接投資存量的官方數據,但根據2017年末的存量和2018年數據推算,截至2018年末,中國對美直接投資存量為495.8億美元,中方在中美雙向直接投資中凈負債356.1億美元。換言之,倘若中美投資“兌子”,中國投資者獲得的美資在華直接投資比中資在美直接投資多356.1億美元。

不僅如此,美國在華直接投資企業水平、市場控制力總體高于中國在美直接投資企業,前者多有技術、資本密集型500強跨國公司,后者則多屬傳統產業和中小企業。這樣的“兌子”,誰受損更大,不言而喻。

同時,由于美國對華直接投資占中國吸收外資比重較低,倘若中美關系走到雙方投資“兌子”的地步,也不至于嚴重減少中國吸收外商直接投資流量。截至2018年底,美對華投資實際投入851.9億美元,在中國整體吸收外資中占比僅為4.2%。

要求美國企業撤離中國的實際效果如此,迫使在美股上市的中國概念股退市的實際效果也是一樣。上市公司通過股市實際獲得的融資來自一級市場發行新股所得,倘若其股票被逐出二級市場,并不會減少該公司資本,只是損害其股東投資人持有資產的流動性。換言之,就是損害持有中國概念股股票的美國股市投資者利益。如果這些公司被逐出美股市場后轉投其他證券交易所上市,效果相當于美國的證券交易所為人作嫁,上市公司受培養大大增強市場影響力后,轉而助力別國競爭對手坐收漁利。

貿易戰兩敗俱傷,但中國耐力更強。無論如何,我們都將繼續擴大對外開放,改善商業環境,為全球企業提供更好的發展平臺。我們做好各方面準備,但仍建議對方“有話好好說”。▲

(作者是商務部研究院研究員)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快速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