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京公用變更會計估計提前“冬儲”

2019-11-23 04:11:56 證券市場周刊 2019年41期

阮希陽

2019年10月30日,南京公用(000421.SZ)發布了一則公告《關于部分固定資產折舊年限會計估計變更的公告》。由于這個公告不影響當期的財務數據,無論是營收還是凈利潤都未發生變化。混在密密麻麻的三季報公告中,并不顯山露水。

南京公用的公告顯示:擬對出租車營運車輛的固定資產折舊年限進行變更,變更前出租車營運車輛折舊年限為5年,變更后出租車營運車輛折舊年限為6年。

變更時間點是2020年1月1日,也就是說,對公司的2019年業績并不產生任何影響。

在此之前的8月30日,公司還發布了另一則旗下子公司會計估計變更的公告,主要內容是居民用戶燃氣表具做了會計政策變更,管網資產折舊年限和非居民用戶燃氣表具的折舊年限做了會計估計變更。其中,大眾燃氣將新裝、更新改造的民用燃氣表具不再作為存貨(低值易耗品),而是作為固定資產進行管理和核算,大眾燃氣參考國家規定的表具預計使用年限(10年)作為折舊年限;大眾燃氣將管網資產折舊年限由20年調整為30年。

既然不影響當期財務指標,但南京公用為什么要選擇這個時間點進行會計估計變更?這其實和公司當前的經營困境息息相關。

減輕負擔

南京公用的核心業務是燃氣銷售,2019年半年報顯示,該項業務的營收占總營收比例為69%,除此之外,公司還從事工程施工、旅游服務、汽車銷售、汽車營運等業務。

在發布會計估計變更的同時,公司發布了2019年三季報。1-9月份,公司營收較上年同期增加7.79%,凈利潤下降26.81%。三季報顯示,營收增加的主要原因是南京港華燃氣收入增加,凈利潤下滑的主要原因是公司新增加了并表單位安慶中北巴士。

公用業務的毛利率普遍不高,據南京公用半年報,燃氣業務的毛利率僅有10%,加上各項費用性開支,勉強收支持平。

因此,公司的主要利潤來源是工程施工,毛利率達到了48%。旅游服務的毛利率只有6%,汽車銷售只有1%。而變更會計估計的業務——汽車營運毛利率為-49%,虧損嚴重。

由此可見,南京公用變更會計估計的目的十分明確:在財報上減輕負擔。

此舉對2020年業績的影響體現在哪些方面?

先看對運輸設備的影響。據南京公用半年報,汽車營運業務營收6800萬元,2018年全年營收1.1億元,營收規模相對穩定。賬面顯示,公司運輸設備在2018年計提的折舊約4600萬元左右。初看起來,把折舊年限從5年調整成6年對公司整體影響并不大,總體影響應該不超過1000萬元。但是,2018年報顯示,除了當年計提了4600萬元折舊外,還通過企業合并增加了8900萬元折舊,這部分折舊來自并購的安慶中北巴士。所以,合并之后,公司每年針對交通設備計提的折舊額就比較大了,會計估計變更后,對未來的業績影響也較大。

同時,從會計估計變更情況,也能夠推測公司將來的發展方向。

并購的子公司安慶中北巴士,運營安慶市的城市及近郊公共汽車客運,雖然該公司的資產負債狀況不算太好,但作為當地政府扶持行業,每年有不菲的政府補助,或許,這是南京公用決定在該行業深耕的原因。

安慶中北巴士的資產負債率較高,合并報表體現新增8900萬元的累計折舊,也說明了其車況較老。下一步必將繼續大規模更新巴士,通過折舊年限調整,避免帶來更多的虧損,這應該才是會計估計變更的主要原因。

再看存貨變為固定資產的影響。從公告內容看,公司的燃氣表本來是列入“低值易耗品”科目核算的,和固定資產相比,低值易耗品在領用時一次性計入費用。

這是一個比較重大的變化,對公司的業績影響比較大,公告預計當年增加利潤總額5000萬元。

不過,燃氣表從低值易耗品轉為固定資產的操作,理由并不充分。公告指出,按照上海市住房和建設委員會關于《上海市管道燃氣經營企業成本規制管理辦法》的要求進行變更。但是,這個辦法是2015年下發的,公司沒有在2015年執行,卻在2019年執行。而且,政府的指導意見并非入賬依據,主要是用來規范納稅。核算和稅務規定不同的時候,不需要調整,只需要填報納稅調整表即可。

一般情況下,大多數企業的固定資產的入賬標準在2000元以上。所以,南京公用在2019年突然想起來執行2015年的辦法,理由不算太充分。

而且,就算調整為固定資產,計提折舊的年限標準也過于寬松。國家規定的年限通常是下限,上市公司指定的計提折舊標準應該低于這個數值。比如辦公電腦都能用8年以上,但大多數上市公司的折舊年限都是4-6年。

是什么原因讓公司這么做?

原來,公司2015年的凈利潤高達3.6億元,遠高于之后幾年,公司當時“不差錢”,沒必要計較這點利潤。2019年則不一樣了,營收增加緩慢,利潤下滑,公司需要通過“財技”來進行利潤調節。

最后看對燃氣管網的影響。官網從30年折舊期改為40年后,南京公用測算,大眾燃氣2019年4月至12月減少折舊計提,則南京公用的利潤總額預計將增加約3425萬元。

有時候比經營更創效的是會計

除了變更折舊年限,常見的會計估計還包括壞賬準備計提標準、存貨跌價準備計提標準、無形資產攤銷年限等。

這些項目共同的特點就是無法精準的確定金額,但又不能在實際毀損發生后再進行會計處理。會計師的權限其實相當大,在會計準則尺度內有很大的自主權。大多數情況下,根本不需要財務造假,就可以實現修飾想要的財務數據。

一般來說,會計師修飾利潤的手法是有先后順序的,優先調整不需要年報、半年報中披露明細的項目,比如存貨;其次調整不需要公告的項目,比如關聯交易;最后才會調整會計估計,因為會計估計需要發公告,細心的投資者會在公告中看到端倪。

如上文所分析的那樣,南京公用經過上述會計估計的變更,公司一年“新增”的利潤總額接近1億元,可見會計創效比經營更有效果。

糟糕的資產負債構成

之所以處心積慮的利用會計估計調節利潤,主要原因在于南京公用的財務狀況比較糟糕。公司最近的財報質量不高,主要存在以下三方面的問題。

一是資產負債率過高。

三季報顯示,公司的資產負債率達到68.76%。公司的借款來源也非常復雜,其中來自金融機構的短期借款10.88億元,來自少數股東的應支付的借款及利息高達數億元。1-9月份,利息支出為4212萬元,相對于同期1.42億元的凈利潤,公司的財務費用很高。

二是向少數股東提供借款。

公司不僅向少數股東借款,還有向少數股東提供借款的情況。財報顯示,子公司杭州朗優公司向其少數股東提供借款7億多元,說明公司的關聯方交易管理不夠規范,存在關聯方資金占用的風險。

三是業績堪憂的地產業務。公司地產業務營收只有總營收的1%,但卻占用了大量的資金,也是導致公司資產負債率較高的原因之一。

重資產運營的風險

進行會計估計變更的企業,大多都是重資產運營。正因為固定資產負擔太重,所以才有主動調節折舊的意愿。

除了發布會計估計變更的公告外,這類公司很可能已經悄悄利用會計準則在其他方面做了調整,存在著業績虛增等風險。它們都有以下幾個共同點,投資者可以通過相應的財務指標進行甄別。

一是固定資產、在建工程占資產總額比例較高,超過30%或更高。固定資產過多的公司往往凈資產收益率不高,往往低于10%,資產不是公司有效的增收工具。打開南京公用的半年報,管理費用、銷售費用中,折舊為金額較大甚至最大的費用項目,成為公司的負擔。

二是關注重資產運營的公司的業績變化情況。在三季報中營收和凈利潤增幅較小甚至出現明顯下滑,公司的會計師極有可能在年報中利用會計準則進行修飾。

三是經營性現金流普遍不佳。重資產的企業資產變現能力相對較弱,回款效率比較低。如南京公用的三季報經營性現金流量凈額為負數。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作者聲明:本人不持有文中所提及的股票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快速赛车开奖记录 球探体育比分wp8下载 5人炸金花技巧 千炮彩金捕鱼下载免费 免费不要钱的单机麻将 成都麻将游戏下载 有做题赚钱的软件 江西快三走势图基本图 五分彩 北京赛pk10计划软件 AG鬼马小丑 时时彩后二组选包胆怎么买 江苏快三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