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吉利和威馬的21億索賠紛爭

2019-11-25 15:11:14 汽車觀察 2019年10期

8月底,一則“吉利起訴威馬侵害商業秘密”的案件被曝光。根據法院的公開資料顯示,本案原告方為吉利控股和吉利汽車研究院,被告方為威馬汽車科技集團、威馬智慧出行、威馬新能源汽車銷售(上海)有限公司和威馬汽車溫州制造有限公司。

本案之所以引發社會廣泛關注,一方面是求償金額巨大,不僅打破了中國汽車行業的索賠紀錄,在整個國內知識產權訴訟領域,也是僅次于加多寶和王老吉的29億元商標侵權案。此外,吉利和威馬所代表的“新老”勢力也增加了該案的話題性和行業關注度。9月17日,案件在上海高級人民法院正式開庭,由于沒有公開審理,最終細節不得而知。

糾紛由何而起?

據媒體報道,吉利某高管2018年離職時帶走了吉利GX7車型的相關資料。該高管隨后加入了威馬汽車,并在此基礎上研發出了威馬EX5車型。威馬EX5與吉利GX7在一些參數上相似,而被懷疑是基于同一平臺打造。

然而,僅僅是以部分媒體所說的輪距參數高度相似便判斷兩車為同一平臺也許過于牽強。要判斷兩車是否為同一平臺需要從各項技術參數,包括懸架系統、轉向系統、車身結構、電器架構甚至生產工藝進行全方位的評估。

從產品開發方面來看,完全從零開始一輛汽車的開發在開發周期和資源投入上都會造成極大的浪費,產品對標和相互借鑒的方式在汽車行業并不少見。從事件本身來看,威馬作為一家初創企業,缺乏技術沉淀,肯定會借鑒行業內的資源來加快自己量產交付的步伐,但威馬EX5為純電動汽車,吉利GX7為傳統燃油車,兩者區別較大,難以直接借用。EX5對標GX7的行為可能存在,但是否完全抄襲,業內一般認為可能性較小,不過這要等法院最后的判定。此外,“油改電”的模式相比純電專屬平臺缺乏市場競爭力,威馬也不會不知道這一點。

吉利能否如愿?

吉利本次對威馬的起訴案由為“侵害商業秘密”,《汽車觀察》向法律專業人士了解到,商業秘密屬于知識產權保護范疇中的一種,知識產權包括:(一)作品;(二)發明、實用新型、外觀設計;(三)商標;(四)地理標志;(五)商業秘密;(六)集成電路布圖設計;(七)植物新品種;(八)法律規定的其他客體。商業秘密是比較特殊的一種,受《反不正當競爭法》保護,具有不公開性、保密性和商業價值性,這可能也是吉利選擇非公開審理的主要原因。

“吉利此次上訴很難如愿以償,商業秘密侵害很難舉證和計算損失。”某法律專業人士告訴《汽車觀察》。相比于一般的知識產權案,侵犯商業秘密舉證難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方面表現為權利人的不配合。往往權利人對其擁有的商業秘密不愿提供以作為證據,更不愿將技術信息送相關部門進行鑒定,這就造成行為人侵犯商業秘密證據上存在問題;另一方面是商業秘密的鑒定問題,在審查行為人泄露的技術信息是否屬商業秘密時,往往會涉及很復雜的技術問題,法官對這類專業技術又知之甚少,需要專業權威的鑒定。

在賠償數額的計算上同樣有難度。《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七條規定:賠償數額按照其因被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確定;實際損失難以計算的,按照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確定。實施侵犯商業秘密行為,情節嚴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確定數額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確定賠償數額。權利人因被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難以確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據侵權行為的情節判決給予權利人五百萬元以下的賠償。由此推斷,即使吉利勝訴,也很難如愿獲得21億元的賠償金額。

案件影響深遠

盡管還沒有確鑿證據表明EX5源自GX7平臺,但威馬這家企業與吉利有著深厚的淵源。威馬汽車創始人沈暉之前擔任吉利控股的副總裁,威馬汽車聯合創始人、COO侯海靖曾任吉利集團副總裁、吉利成都制造基地總經理,高級副總裁陸斌曾擔任吉利銷售公司副總經理,負責銷售網絡的整合,資深副總裁徐煥新曾在沃爾沃負責新能源技術的開發,首席財務官徐然曾在吉利控股擔任CFO和執行董事,威馬是一家不折不扣的由吉利系創辦的公司。

9月11日,威馬汽車科技集團有限公司進行了大股東變更,新增股東蘇州威馬智慧出行科技有限公司持有威馬汽車科技集團有限公司100%的股份。相關人士表示,這一股權變動與威馬的上市準備有關。根據中國證監會《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上市管理辦法》第三十條第五項的規定,如果發行人在用的商標、專利、專有技術以及特許經營權等重要資產或技術的取得或者使用存在重大不利變化的風險,且影響發行人持續盈利能力的,屬于不具備發行條件。此事將讓威馬的上市步伐遭受嚴重阻礙。

以威馬的體量,目前還遠無法與吉利抗衡,而人才流失才是最讓吉利頭疼的事情。吉利此次出手的目的也許并不在于21億元的賠償,而是在敲震威馬的這類行為,以警示內部員工。

對行業而言,此事也并非壞事,我們看到中國汽車自主品牌對于知識產權的保護意識正在增強,這也從側面反映,自主品牌從“拿來主義”踏上了自主創新的新臺階,通過這一事件將催化自主品牌知識產權保護意識的萌芽,也會營造出更加良好的創新環境,激發中國汽車企業自主創新的能力。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快速赛车开奖记录 淘宝快3技巧稳赚 安徽快3选号技巧 甘肃快3走势图 必赢客pk10软件手机版 天津快乐10分走势图手机版 辛运28 福彩快三大小单双玩法 大唐无双2 怎么赚钱 四川快乐1208预测 pk10利用重号稳赚法 时时时彩开奖器 开大车卖水果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