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消除家暴,到底難在哪里?

2019-11-29 06:11:32 環球時報 2019-11-29

本報駐蒙古國、美國、德國特派特約記者 霍文 侯健羽 青木●金惠真 柳玉鵬

編者的話:“家暴的人都是垃圾!就是人渣!”近日,微博博主“宇芽YUYAMIKA”爆料自己被前男友陳某家暴一事再次引發人們對家暴行為的強烈譴責。在家暴“慣犯”陳某被行政拘留20日并處罰款后,宇芽28日提醒網友:“如果不幸發生了,記得第一時間報警。”遺憾的是,無論是歐美國家還是亞洲國家,很多人遭遇家暴后還是選擇沉默。在很多有《反家暴法》的國家,人們在反思,為什么家暴難以消除?在德國,“家暴絕非是家庭糾紛”已是共識,但在處理手段上還顯被動;而在韓國,一些人潛意識里還認為“家暴是家庭內部矛盾”,這讓家暴分子屢屢抗法。消除家暴,到底難在哪里?這確實是個全球性的課題。

德國:“施暴者必須離開!”

“這是令人警醒的數字!”據德國《南德意志報》報道,德國聯邦家庭、老人、婦女與青少年事務部在25日“國際消除家庭暴力日”發布數據,結果顯示去年德國有超過11.4萬名女性成為家暴受害者,占家暴受害者總數的81%。鑒于很多人沒有報案,真實的犯罪數字還會更高。更令人感到震驚的是,德國去年共有122名女性被伴侶或前伴侶殺害。在德國柏林自由大學婚姻、家庭及刑事法律專家弗洛里揚·格羅卡弗爾看來,“家暴報案數字上升的背后,也是德國女性反暴力意識在上升”。他告訴《環球時報》記者,按照德國法律,家暴的概念范疇不僅包括毆打等身體上的傷害行為,還包括侮辱、威脅、恐嚇、剝奪對方自由、精神虐待、性虐待、強奸、殺害或企圖殺害等行為。格羅卡弗爾說:“家暴絕非是家庭糾紛,而是屬于刑事犯罪。家暴的地點不僅限于家中,還包括公共場所等任何地點。家暴的受害人可以報警,鄰居及目擊者也可以報警。”

格羅卡弗爾表示,德國反家暴的轉折點是2002年生效的《防止暴力法案》。以前,德國保護女性家暴受害者的主要措施是將她們安置在女性庇護所中,這是被動地應對。新的反家暴法設立了一項重要原則:“施暴者必須離開!”只有這樣,受害者才能獲得主動權。柏林警察局資深警察克里斯蒂安告訴《環球時報》記者,當警方接到受害者或其他目擊證人舉報并確認發生家暴行為后,可以按照情節輕重,最多拘留犯罪嫌疑人14天,禁止其進入與受害人共同居住的住所,并將鑰匙上交。受害者可以獲得一份警方關于房產單獨使用的證明,警方還會第一時間讓受害者去看醫生。受害者還可向家庭法院申請做出保護裁決。家庭法院將按照受害人的陳述和有關規定,要求犯罪嫌疑人長期或者永遠離開共同住所,禁止與受害人和子女接觸等。如果違反家庭法院裁決,犯罪嫌疑人將受到刑法追究,可被判處1年以下監禁或罰款。

盡管庇護所被一些學者視為是“被動的”,但在德國,很多庇護所還是人滿為患。《環球時報》記者走訪過柏林的一家女性庇護所,看上去就是一棟公寓樓,也不掛牌子。庇護所24小時開放,但不對外公布地址。庇護所里還有一些移民女性,有的還帶著孩子同住。一位名叫貝阿特的受害者說,庇護所里的工作人員都很專業,像家人一樣讓她感受到溫暖,也讓她明白,可以用法律手段保護自己。據庇護所負責人克勞迪婭·巴特曼介紹,聯邦德國第一個女性庇護所成立于1976年,當時,婦女離開丈夫還被看成是“很恥辱的事”。如今,德國各地約有400個婦女庇護所,在一些大城市還出現男性庇護者。這些庇護所總是滿員,很多家暴受害者想進來還沒有床位。為此,德國政府計劃在今后4年內籌措上億歐元用于擴建庇護所,尤其是在鄉村地區。

美專家:施虐者剛談戀愛時通常很有魅力

從《與敵人同床共枕》到《瑪迪亞的家庭團聚》,這是美國一家研究家暴題材電影的網站近日羅列的名單,一長串兒足有二三十部。美國“國家家暴熱線”網是一家由政府資助的非營利機構,其發布的數據顯示:在美國,平均每分鐘就有24人成為家暴受害者。美國近1/4的女性和1/7的男性遭受過嚴重的家暴。除了身體上的傷害外,美國近一半的男女都經歷過親密伴侶的心理攻擊。

在美國,婦女是家庭暴力的主要受害者,平均每3名婦女中就有1人受過家暴傷害。美國女性遭遇家暴的年齡段主要集中在18歲至34歲期間。美國家庭暴力研究所的統計顯示,美國家暴受害者85%為女性,每年有530萬婦女受到虐待,有千余名婦女被她們的配偶、同居者或男朋友殺害。2018年4月,在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發布的調查報告中,27.3%的美國女性在生活中至少經歷過一次來自親密伴侶的身體暴力、性暴力或騷擾。

世衛組織2017年數據顯示,全球1/3的女性遭受過身體或性暴力,但報警者不到10%。在美國,很多家暴是被鄰居報警的。《環球時報》駐美記者上個月就因聽到樓上鄰居半夜爭吵和動手,果斷地打了“911”。

對于為何家暴難除或者說受害者為何沒有選擇結束這樣的“受虐”關系,美國“國家家暴熱線”網專家總結說:受害者擔心施暴者報復、恐懼無助,特別是經濟上不夠獨立,又沒有其他地方可住;害怕被對方拋棄或揭露隱私,特別是對同性戀、雙性戀等人群來說;怕家丑外揚,有的認為“被虐待是因為自己有錯在先”,有的還幻想著維持家庭,有的是受文化或宗教的影響,怕讓自己的家庭蒙羞;有的移民是受語言障礙或移民身份影響選擇沉默。在美國,曾有華裔男性遭遇家暴的案例,其美國白人妻子甚至要用刀子捅他,并威脅他拿不到綠卡。

美國“國家家暴熱線”網專家提醒民眾,要看清施暴者的真實嘴臉:“施虐者通常會很有魅力,尤其是在戀愛開始時。受害者可能希望他們的伴侶會回到原來的狀態。受害者可能只想讓對方停止暴力,而不是希望這段戀情徹底結束。”該網站熱線電話還提供全天候的心理干預服務。

多國反思:有反家暴法,為何案件不降反升俄羅斯《商業咨詢日報》近日公布了一組數字:2018年全球有8.7萬名婦女被殺,其中58%是死在伴侶或家庭成員的手中。家暴是導致生育年齡的婦女死亡和致殘的重要原因。俄家暴現象有所增加。2018年,有12516名俄羅斯婦女遭受丈夫的毆打。今年前9個月,俄發生1.5萬起針對婦女的家暴行為。對施暴者,可拘留10至15天或強制性教養勞動60至120小時,并處罰款5000至3萬盧布。在遭遇家暴的俄羅斯女性中,只有1/7的人會報警,對此,俄“沒有暴力”中心主任安娜·雷維娜認為,一方面是她們不相信警察能解決家暴問題,另一方面,有子女的女性遭受家暴后總是牽掛孩子,不斷遷就的結果就是家暴越來越嚴重。

2017年2月,俄羅斯通過《反家暴法修正案》。該修正案因取消對“輕型家暴者”追究法律責任,而在俄國內引發爭議。據俄國際文傳電訊社26日報道,一些俄羅斯人認為,應盡快頒布更為嚴厲的打擊家暴的新法案。此前,俄司法部已強調,俄《刑法》和《行政法》中也有保護生命和人身健康的內容。

俄司法部還對歐洲人權法院的相關做法進行回擊。歐洲人權法院前不久受理了包括俄公民瑪格麗塔·格拉喬娃在內的4名家暴受害者的訴訟。2017年12月,格拉喬娃的丈夫德米特里懷疑她有外遇,竟然殘忍地砸碎她的手指,然后又用斧頭砍斷她的雙手。德米特里帶著格拉喬娃就醫后自首。2018年11月,德米特里因嚴重人身傷害罪,被俄法院判14年監禁。針對此案,歐洲人權法院對俄提出種種質疑,如“俄是否存在侵犯婦女權利的系統性問題”等等。對此,俄司法部表示這是對俄的“曲解”。

蒙古國女記者奧德格日勒遭受嚴重家暴的新聞近日成了當地熱點話題。奧德格日勒結婚5年來,常遭受丈夫毆打,甚至多次威脅要殺死她。在接到報警后,警方考慮到她的安全,根據2017年通過的《反家暴法》相關條款,專門為其安排在臨時保護住所,并提供包括醫療、心理援助等在內的一站式服務。蒙中央省檢察院官網近日公布的數據顯示,今年前10個月,該省共處理250起家暴案件,施暴者被分別處以7至30天拘留,或10至50個小時強制學習的處罰。

盡管有《反家暴法》,但蒙古國的家暴案件并沒有明顯減少。蒙警察總局數據顯示,2018年蒙共發生1070起家暴案件,997人受害,92%為女性,6%為兒童。受害者中5人死亡,675人受傷。而

2019年第一季度家暴案件為383起,并造成2人死亡。蒙古國醫學雜志聯盟網站報道稱,有研究表明,蒙古國家庭暴力中,67%因為醉酒,此外還有經濟、教養等原因。《環球時報》記者最近看了蒙“zarig”網站一期講述家暴話題的視頻節目,其中一名來自后杭愛省的30歲女性,到烏蘭巴托打工,并于2010年結婚。結果,她第一次懷孕期間,就被丈夫醉酒后毒打,導致流產。現在她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依舊過著噩夢般的生活。她多次向警察報案,最重的一次丈夫被拘14天。很多同情她的人認為,對她丈夫的懲治力度還是太有限。

現在,很多蒙古國民眾對《反家暴法》還缺乏了解,遭受家暴后也沒想到報警。蒙警方認為,不報警實際上是對施暴者的縱容。為預防家暴,蒙古國警察總局還與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合作舉辦預防家庭暴力培訓活動。

韓國:“家暴是內部矛盾”?

在韓國,一提起家暴受害者,人們就會想起女演員崔真實。2004年,崔真實遭丈夫家暴臉上淤青、浮腫的照片被媒體公開。離婚時,崔真實獲得子女的撫養權。值得一提的是,雖然擺脫家庭暴力,崔真實卻遭到多家廣告代理商的起訴及索賠,理由是“代言合同中明確規定,代言人必須保證健康積極的正面形象,而崔家丑曝光,令產品形象受損”。這或許從一個側面反映出當時韓國社會對待家暴問題的態度,即“家暴也是家丑”,不應曬到大庭廣眾之下。2008年10月,崔真實自殺,韓媒分析稱:“家暴和網絡暴力”是導致她精神崩潰、選擇自殺的主要原因。

實際上,韓國政府早在1997年就制定《家暴特例法》,但韓國社會的家庭暴力案件一直有增無減。電話報警家暴次數2015年為22.76萬次,2016年為26.46萬次,2017年為27.91萬次。韓國家暴案件中,80%以上的加害者是男性。有韓國專家分析說,無論是家暴受害者還是基層執法部門有關“家暴是家庭內部矛盾,應本著家庭和睦的原則,先由內部解決”的意識仍很濃厚,加上司法機關在審理家暴案件時遵循“不違反受害者意愿去懲罰加害者”的原則,導致司法部門介入不及時或法律懲處力度不到位,讓家暴者通常能逃脫法律制裁,由此形成家暴有增無減。

韓國女性保護機構“韓國女性之電”代表高美敬表示,韓國社會實際發生的家暴案件遠高于官方的統計數據,很多受害女性不敢打電話報警,而社區警察等基層執法人員的做法也不夠專業,如有的對施暴者批評教育兩三個小時就放人。高美敬認為,《家暴特例法》的弊端是將重點“放在維系家庭和睦與穩定,而非保護受害者的人身安全與人權”,這讓該法案的實效性大打折扣。

韓國國會議員樸完洙近日表示,處罰力度過輕、違法代價過低,是家暴分子屢屢抗法、抵觸法律紅線的原因。比如,即使他們違反法院禁令、靠近家暴受害者,大多也只是被處以500萬韓元處罰了事。樸完洙認為,國會應盡快出臺相關舉措完善《家暴特例法》,加強對家暴犯罪人員的處罰力度。

今年7月,韓國國會議員宋喜卿提議修訂《家暴特例法》,主要內容為刪除該法中規定的“不違反受害者意志去懲罰加害者”的原則。宋喜卿表示,希望《家暴特例法》修訂案讓所有人都認識到,家庭暴力是明顯的犯罪行為,不能以任何情由予以掩蓋、讓犯罪人員逃脫法網,以此實現消除家庭暴力這一社會頑疾的目的。▲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快速赛车开奖记录 威廉希尔即时赔率足球升降分析 网球比分直播雷速 重庆欢乐生肖免费计划 甘肃省快3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计划精准在线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500 今天快3走势图江西 百度雷速体育直播 内蒙古时时彩计划 海南麻将技巧思想路什么打 亿客隆彩票 学计算机赚钱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