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跑酷類綜藝跑偏了嗎?

2019-11-29 06:11:57 環球時報 2019-11-29

本報駐德國特約記者 青木 本報特約記者 羅曉汀 丁潔蕓

今天晚上打開浙江衛視,觀眾們將看不到《追我吧》這個綜藝了,藝人高以翔的意外去世為這檔節目按下“暫停鍵”。自2014年浙江衛視《奔跑吧兄弟》爆火以來,近6年內出現30多檔“跑酷”競技綜藝,并引發多起事故。此類綜藝風險不斷升級背后,是戶外競技跑酷類綜藝呈現的新趨勢——節目內容和形式上越來越“極端化”。“跑酷類”綜藝跑偏了嗎?

戶外競技綜藝面臨挑戰

2014年,浙江衛視引進韓國SBS電視臺綜藝節目《Runningman》,推出中國版戶外競技真人秀節目《奔跑吧兄弟》,憑借明星嘉賓出演迅速成為國內知名戶外競技類“跑酷”綜藝。隨后《極限挑戰》《全員加速中》等同類綜藝迅速涌現。但2019年《奔跑吧》第三季播出第一期后,收視率僅為1.334%,首次低于《向往的生活》這類“慢綜藝”。這背后是觀眾對戶外競技類綜藝的審美疲勞,節目套路陳舊、內容僵化已成為戶外競技類綜藝面臨的共同困境。

《追我吧》正是在此階段誕生的新“跑酷”綜藝。為增加看點,節目專門選擇在夜晚錄制。嘉賓們在夜色中穿越各類障礙器械,終點處還需攀爬70米高樓。在強調極速競技的環境下嘉賓們只能“拼命”闖關,節目常常半夜開錄、次日早晨收工。《追我吧》導演陸浩之前稱,節目每一個環節都充滿懸念,這是最大看點。但這種對節目的沖突性、劇情性和場景感的極限追求,卻在無形中

安全保障被忽略

“節目不是完全沒有安全考慮,”一位業內人士稱,藝人上場之前已有工作人員進行試驗。可錄制后藝人們紛紛體能不支,奧運冠軍運動員鄒市明甚至跑到抽筋。但這類意外中往往被包裝為藝人“敬業”的證明,而他們一旦退出危險項目還會遭遇觀眾質疑。

近幾年,頭部綜藝的激烈競爭使得制作方不斷提升競技游戲難度。2017年后《向往的生活》《中餐廳》《親愛的客棧》等“慢綜藝”的崛起進一步加劇競技類綜藝的危機感。面對內容同質化的困局,“極限”“挑戰”成為多個節目的創新關鍵詞。這也意味著競技類綜藝開始加倍虐藝人、提高難度和危險系數,但綜藝流程是否科學、安全是否得到保障以及藝人能否承受高強度體能挑戰等問題卻被忽略。

更接地氣才能有更多共鳴

此前韓國綜藝也曾為提高收視率而在節目中“追求極限”,韓國《每日新聞》稱,韓國三大電視臺為爭奪周末黃金時段的綜藝收視率,爭相上演高強度場面,例如設計“讓參與者戴手套扇他人巴掌”等危險游戲。

德國《明星》周刊28日稱,高以翔去世震驚國際娛樂界,曾經德國收視率最高的綜藝節目《想挑戰嗎?》也曾發生類似事故,隨后永久停播。德國新聞電視臺28日稱,綜藝中的嘉賓事故越來越多,原因正是綜藝節目的極端化,這背后是殘酷的收視率競爭。極端化創新未必能夠提升節目趣味性,更不一定能贏得觀眾喜愛。更貼近日常生活、更接地氣的內容才能讓觀眾產生共鳴。▲(上圖為陳偉霆在《追我吧》進行追逐戰,右圖為陳偉霆在節目中抽筋癱倒)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快速赛车开奖记录 宜人配资 篮球捷报比分手机版 东北麻将打法和规则 燃烧的慾望 500万即时赔率 北京赛车pk10缩水 宁波麻将七百搭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大众棋牌游戏平台 广西十一选五走势 cba比赛结果查询 澳洲幸运十在线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