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媒:美政界不應鼓吹與中俄對抗

2019-11-29 13:11:42 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11月29日報道 美國《福布斯》雙周刊網站11月26日發表美國國際政策研究中心軍備與安全項目主任威廉·哈通的文章稱,美國民眾并不支持與中俄對抗,新時期美國大戰略需要徹底反思。

文章稱,美國民眾與華盛頓國家安全機構對外交政策的看法大相徑庭,這一點可能并不令人驚訝。但是,正如歐亞集團基金會新的調查所表明的,精英與民眾之間的觀點鴻溝提供了一個反思美國大戰略的獨特機會,尤其是在如何管控美國與俄羅斯和中國對抗方面。

文章稱,五角大樓的2018年《國防戰略報告》以及諸如得到國會授權的國防戰略委員會的相關文件指出,盡管美國以反恐為名仍在非洲和大中東地區卷入多場沖突,但美國官方戰略現在著重于應對俄羅斯和中國構成的挑戰。

《國防戰略報告》斷言:“美國國家安全現在的首要憂患是國家間戰略競爭,而非恐怖主義。”國防戰略委員會的論調更危言聳聽,它認為美國面臨國家安全危機,在這場危機中,美國可能“很難贏得甚至會輸掉對俄或對華戰爭”。文章認為這種說法非常奇怪,因為正如美國國際政策研究中心可持續防御工作組報告對大國對抗的分析所指出的,美國的歐洲盟友的軍費開支是俄羅斯的3倍,中國在軍事開支、防務技術和相關人員方面遠遠落后于美國。

文章認為,美國的戰略不應編造與中國或俄羅斯等核大國開戰的場景,那可能導致前所未有的災難,而應首先關注如何防止這樣的沖突發生。這樣做將更多地取決于國力中的外交和經濟工具,而不是進一步增加五角大樓的預算,因為它的預算已經接近創紀錄的水平。它還需要重新平衡美國與其歐洲和亞洲盟友的安全伙伴關系——不是像特朗普政府那樣通過侮辱和謾罵,而是通過深思熟慮的交流,探討在一個傳統軍事挑戰不是和平與安全的主要威脅的世界中提供安全的最佳方式。這還意味著尋求與中國和俄羅斯合作的領域——從攜手應對氣候變化帶來的風險,到修補和恢復在特朗普任內遭受重創的全球核軍備控制制度。

文章指出,在大國對抗的問題上,這種更加平衡的做法與美國民眾對此問題的看法非常吻合。歐亞集團基金會的調查顯示,中國遠不是大多數美國人最關心的安全問題。比如共和黨支持者擔心的是移民的影響。民主黨與共和黨支持者都擔心新的貿易戰可能帶來的負面經濟后果。

文章稱,美國人并不認為美國在太平洋地區擴軍是可行的解決辦法。歐亞集團基金會對這一問題的研究總結如下:“大多數受訪者支持減少美國在亞洲的軍事存在。與華盛頓的其他政策重點一樣,美國民眾的看法與當前的國家安全戰略在如何應對崛起的中國問題上形成了鮮明對比。”

歐亞集團基金會的調查還指出,多數美國人認為,美國應該重點致力于“在國內建立一個健康的民主國家,并避免國外沖突”。這與減少美國在亞洲的軍事存在是一致的,并提出有必要徹底反思美國的戰略。在2020年大選之前,現在就是開始這場辯論的時候。

【延伸閱讀】外媒綜述:中美貿易磋商進展牽動世界

參考消息網11月28日報道 11月26日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財政部長姆努欽通話。雙方就解決彼此核心關切問題進行了討論,就解決好相關問題取得共識,同意就第一階段協議磋商的剩余事項保持溝通。外媒對此高度關注。

據路透社11月26日報道,在中美經貿高級別磋商雙方牽頭人通話并同意就剩余事項保持溝通后,美國總統特朗普11月26日說,美國和中國已經快就第一階段貿易協議達成一致了。

特朗普說,華盛頓正處于達成協議的“最后關頭”。該協議將化解與北京持續了一年多的貿易戰。

他說:“我們正處于一項非常重要的協議的最后關頭,我想你們可以說這是貿易領域有史以來最重要的協議之一。”

報道指出,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是特朗普的優先考慮事項之一。

另據新加坡《聯合早報》網站11月27日報道,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談判正處于“最后關頭”,暗示醞釀近兩年的這項協議取得了進展。

報道稱,特朗普發表上述講話之前,中美談判人員通過電話進行了溝通,兩國官員都暗示談判已回歸向達成階段性協議發展的軌道。

中國商務部在一份聲明中表示,雙方就解決好相關問題取得共識,同意就第一階段協議磋商的剩余事項保持溝通。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證實了雙方26日的通話。

報道指出,根據中方的聲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財政部長姆努欽在電話中就解決彼此核心關切問題進行了討論。

又據美國《華爾街日報》網站11月26日報道,在中美兩國高級談判代表11月26日通電話后,中國發出了近幾周來最積極的信息,即中美貿易談判進展順利。

報道認為,美方感受到達成協議的迫切性,既為了讓總統特朗普能成功提振市場,也為了加大其謀求連任的努力。市場期待達成協議。

此外據彭博新聞社網站11月26日報道,由于投資者樂觀地認為中美不會升級一場持續超過一年、涉及兩國間約5000億美元產品貿易的關稅戰,亞洲股市上漲,美國股市創下新高。

法新社11月26日也報道稱,由于對中美貿易談判的樂觀情緒彌補了略微下降的消費者信心指數,美國主要股指11月26日連續第二個交易日收盤創歷史紀錄。

報道稱,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上漲0.2%,漲至28121.68點。標普500指數也上漲了0.2%,漲至3140.52點。另外,納斯達克綜合指數達到8647.93點。

報道還稱,以上三大股指25日收盤時也都創下歷史紀錄。

報道指出,貿易談判的起起伏伏已經影響了美股一年多。近日來,分析人士認為,投資者擔心會錯過股市進一步上漲行情,而這是推動股市上漲的一個因素。

(2019-11-28 10:03:00)

【延伸閱讀】德經濟部長為華為辯護,戳中美國痛處——

參考消息網11月27日報道 外媒稱,德國經濟能源部長阿爾特邁爾為德國政府未出于所謂的“安全考慮”把華為排除在外的決定辯護,他提到了多年前美國間諜活動曝光之后的一個類似決定。

據彭博新聞社網站11月25日報道,阿爾特邁爾11月24日晚些時候對德國媒體說,2014年美國國家安全局監控德國機構和個人一事曝光時,德國并沒有抵制美國企業。

阿爾特邁爾在一個脫口秀節目中說:“美國也要求本國企業提交打擊恐怖主義所需的某些信息。”

報道稱,德國總理默克爾面臨來自美國和德國情報部門——以及她所在政黨——的壓力,各方要求她出于安全考慮將華為排除在該國5G網絡之外。然而,默克爾堅持己見,決意讓華為參與建設,只要該公司符合某些安全標準。

報道稱,阿爾特邁爾說,德國將通過一項旨在確保該國移動通信網絡軟硬件安全的法律,并說應該由電信公司來選擇該國的網絡供應商,而不是政府來選擇。

另據法新社11月25日報道,阿爾特邁爾為德國不按美國要求,允許華為參與該國5G網絡建設的決定進行了辯護。

對于美國政府打壓華為一事,中方此前多次表明立場。在25日的例行發布會上,發言人耿爽再次強調,美方慣于在拿不出任何證據的情況下,以莫須有的罪名,濫用國家力量,打壓特定國家和特定企業。美方這種經濟霸凌行徑是公然對美方自己一貫標榜的市場經濟原則的否定。

外交部還敦促美方停止泛化國家安全概念,停止對中國的蓄意抹黑和指責,停止對中國特定企業的無理打壓,為中國企業在美國正常經營提供公平、公正、非歧視的環境。

(2019-11-27 09:13:57)

【延伸閱讀】美國前外交官:中美應建有效定期會晤機制

參考消息網11月25日報道 美國《華盛頓郵報》網站11月21日發表美國朝鮮問題前特使狄長禮的文章稱,中美之間應建立定期會晤機制,找到解決分歧的有效途徑,通過合作推動兩國和全人類的進步。

文章稱,一些人認為,美中正陷入冷戰,沖突不可避免。果真如此的話,這對美中乃至全世界都是個悲劇。現在必須采取更多行動,避免發生這種情況,讓雙邊關系停止目前的下滑趨勢,朝著更為積極的方向發展。

文章指出,美國與中國的貿易談判仍在繼續。美中貿易總額高達7370億美元,這清楚地告訴人們,中美經濟相互依賴。

文章認為,中美現在必須做些什么,比如在兩國政府重要部門之間建立副部級定期會晤機制。兩國都應該派遣最優秀的官員參加這些會議,至少是為了建立關系和信任。在這些工作級會議上,應當討論那些雙方意見不一致的問題,目標是找到解決途徑。同樣重要的是,兩國應該就諸多安全問題展開對話,比如核擴散、國際有組織犯罪、流行病等。中美在20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進行合作,并取得良好的成果;中美有可能再次合作,推動兩國和全人類的進步。

文章最后寫道,重新制定一項旨在解決中美關系問題的全面戰略,應當是華盛頓和北京領導層最優先考慮的問題之一。

(2019-11-25 12:34:01)

【延伸閱讀】新媒文章:中美關系跌宕起伏但難“脫鉤”

參考消息網11月25日報道 新加坡《聯合早報》網站11月23日發表美國賓夕法尼亞州巴克內爾大學政治學與國際關系學教授朱志群的文章稱,對于中美關系而言,“脫鉤”不是一個可行的選擇,競爭與合作將繼續成為這一重要關系的特征。

文章開篇寫道,近年來中美關系的緊張,再次引發了一個老問題:這兩個國家究竟是朋友還是敵人?

文章認為,中美關系在未來幾年將變得更具競爭性和沖突性,但它們注定不會成為敵人。這種復雜的、多層次的關系超越了對朋友或敵人的簡單分類。

文章稱,或許人們不應該過于悲觀。中國仍舊欣賞美國的創新力量和創業精神,美國仍然是中國人出國留學的首選目的地。

文章指出,另一方面,美國人總是以自己的視角來看待中國。一些美國人感到失望,因為自1979年建交以來,美國的對華政策未能將中國變成一個像美國一樣的國家。美國人常常沒有意識到,無論中國將如何改變、將走向何方,決定性因素都不會是來自外部壓力或勸說。

文章稱,由于當前的結構性沖突和政治分歧,這兩個大國可能很難成為真正的朋友,因為彼此都懷疑對方的意圖。正如北京大學教授王緝思所說,雙邊關系的問題在于“兩個秩序”所面臨的挑戰:中國影響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的能力日益增強,令美國感到威脅;而中國政府則擔心美國可能破壞中國國內秩序。

不過文章認為,雖然中美關系會經歷跌宕起伏,但兩國是緊密相連的。平均每天約有1.7萬人往返于兩國之間,平均每17分鐘就有一趟飛往中國或美國的航班起降。雙方密切的社會、文化、教育和經濟聯系在今天已牢不可破。事實上,根據芝加哥全球事務學會2019年2月的一項民意調查,盡管最近兩國關系緊張,但超過三分之二(68%)的美國人認為,美國應該奉行與中國友好合作和接觸的政策,而不是致力于限制中國實力的增長。

文章最后寫道,展望未來,隨著兩國的互動更加頻繁,雙邊、地區和全球層面的競爭將更加激烈。與此同時,它們將繼續在從朝鮮到可再生能源等各種問題上進行合作。“脫鉤”不是一個可行的選擇,競爭與合作將繼續成為這一重要關系的特征。

(2019-11-25 12:33:28)

【延伸閱讀】哈佛大學榮休教授傅高義:中美“脫鉤”會帶來大麻煩

參考消息網11月20日報道 傅高義教授是哈佛大學的“中國先生”。作為哈佛榮譽退休教授的他,從1961年開始就在哈佛學習中文,研究中國問題,退休后積十年之功著成《鄧小平時代》。如今,已是89歲高齡的傅高義仍然退而不休,剛出版了一本關于中日歷史發展的書,不時還到華盛頓參加中國問題研討會。

日前,傅高義在位于哈佛大學的家中接受了《參考消息》記者專訪。他堅持用中文交流,吐字清晰,娓娓道來。他憂慮當前中美滑向“脫鉤”的趨勢,直言“脫鉤”會帶來“大麻煩”。在他看來,中美當務之急是要尋找并抓住改善雙邊關系的契機。

美對華態度不完全統一

圍繞當前“摩擦系數”不斷增加的中美關系,傅高義說,現在的中美關系更加密切,同時也更加艱難,坦率地講,雙方的關系“壞了”。

不過他并不認為美國在全國范圍內已經形成敵視中國的共識。他說,美國在對華態度上并沒有統一的思想,大家有不同的看法。從美國民眾輿論看,一半以上覺得應該和中國搞好關系。

傅高義并未具體談到他的“民眾輿論”數據出處。不過,就在10月初,美國芝加哥全球事務學會發布的一份民調結果顯示,有三分之二的美國人認為美國應該尋求對華“友好合作和接觸”的政策,而不是一味遏制中國;超過半數的美國人不認為強大起來的中國會對美國構成嚴重威脅。

那么如何才能在雙邊關系進一步惡化前踩剎車、轉方向?傅高義認為,2021年美國新一屆總統上臺是個契機。像他這樣的美國學界人士希望下屆總統會有更好的對華政策。

不過,他也坦言:“當然不能是馬上、全面都改變,但可以一步一步做,談得更詳細。”

傅高義建議,要抓住這個機會改善關系,中美都要提前做準備、想辦法,雙方在溝通中都需要“直率談話”。

當被問及特朗普是否會連任,傅高義說,他不敢做判斷,因為“我不是算命的人”,但含蓄地表示,在他看來“支持特朗普的人不如以前那么多”。

美國貿易政策讓人費解

談及近期輿論熱炒的中美“脫鉤論”,傅高義并不贊同。他說,“脫鉤”在幾十年前或許可以實現,但現在信息傳遞如此迅捷,中國的經濟又“太復雜”、和世界的關系也“太密切”,脫鉤在當今世界是“不可能的事”。

傅高義說,特朗普對中美關系狀況,特別是美國應該和中國合作的事務,比如環境等,缺乏足夠了解,而把中美貿易問題作為兩國間最大的問題,但實際并非如此。特朗普的貿易政策讓很多研究中美關系的人感到費解。

傅高義說,如果中美都朝著“脫鉤”的方向走,會帶來很多“麻煩”。中美兩國應該避免這樣的事情發生,兩國都應該承認雙方“沒辦法脫鉤”。

傅高義認為,中美應該考慮并通過協商來確定怎樣合作。當前世界復雜多變,國際社會需要協商確立“世界的標準、世界的法律、世界的規矩”,中美都應參與其中。

“這當然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我認為為了兩個國家利害關系,是一定要做的事。”傅高義說。

中產階級不穩定性增加

傅高義被視作美國為數不多的“中日通”,以《日本第一》和《鄧小平時代》為代表作,在日本問題和中國問題研究上都取得了學界認可的成績。2017年,他寫于半個世紀前的著作《日本新中產階級》被譯成中文在中國出版,一時熱銷,也引發關于中國新興中產階級的討論。

采訪中,傅高義對當前中美日三國中產階級現狀做出了評價。

他說,中產階級是以經濟標準來衡量的,三國中產階級的思想和做法等都不一樣。現在社會變化太快,“這是全球共同的情況”,中美均如此。

傅高義說,他年輕的時候,美國社會“比較安定、比較樂觀”,“生活完全沒問題”,但現在的中產階級變得不安定。現在世界變化太大、太快,加上美國制造業外遷,美國中產階級面對的困難要比以前多、擔心的事也比以前多,自然不安定。

談及中國時,傅高義評價說,中國現在變化太快,“差不多每年都有改變”,人們辭職、創業或是換工作都很頻繁。

傅高義說,日本社會比較安定,很多男人會在一個公司長期工作三四十年,從大學畢業做到退休,這是很平常的事;而現在的日本,盡管相對于中美社會而言更加穩定,“但也不如以前”。

而對于當前全球化受阻的情況和自由主義失敗的論斷,傅高義認為盡管眼下全球化碰到一些困難——出現英國脫歐、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等現象,但全球化的進程會繼續下去。

傅高義說,他不贊成所謂“歷史終結論”的說法。他說,世界一直在改變,“歷史是不斷地改變,所以會繼續下去”。(本文由劉晨、徐劍梅、胡友松采寫)

傅高義接受《參考消息》記者專訪(胡友松 攝)

(2019-11-20 18:01:00)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快速赛车开奖记录 新疆35选7|走势 广西十一选五全单奖金 上海力天包装彩印有 世界杯竞彩比分预测 福建11选5开奖时间 55125中国彩吧 吉林11选5官网 1分彩开奖时间 权威配资 贵州麻将怎么玩 皇家快乐赛车软件 贵州十一选五11号